荔枝app全集在线观看

但是今个她把自己也交予太子,她就不信了,他还会喜欢那个什么都不是的秦芜荽。

秦蔹蔓依附在他的怀里,让赵明辰心花怒放……

没想到俩人刚进了房间,就有人来禀报,说是月娘受了伤,还有那个来历不明的人也受了伤,两个人被绑架了,刚被救回来,所以通知他。

不管怎么说这里太子最大,所有什么事都得告诉他一下,好让别人觉着他的存在感。

赵明辰也顾不得太多,连忙整理好衣服去看月娘。

此时的月娘正照顾着花兮,见到太子来了,连忙请安。

“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伤到哪里了?”对于月娘,他还是比较关心的。

“我没什么事,就是小兮受了伤,现在在修养。”月娘如实说道。

“你说你,我都跟你讲了多少遍了,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多带一点儿人护在身边,你说这里这么乱,你要是出点儿什么事,我可怎么办,要怎么跟付家的人交代。”赵明辰痛心疾首的说道,特别是看到月娘憔悴的面容和一些擦伤,他也有些后怕。

不管是出于私心也好,出于什么也罢,他都不能让月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事。

“我真的没事了。”月娘扯出一丝微笑,正好抬头的时候看到赵明辰脖子上的吻痕,是刚刚秦蔹蔓留下来的,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去。

“犯人抓到了吗?审讯出来了什么?”

房间里的爱心妹子如此纯真

“还没有,今个时辰不早了,我想明歌亲自去审讯。”她说道。

“也好。”太子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花兮,“他没事吧。”

“御医已经看过了,没什么大事,只要好好休养就成了。”

赵明辰点点头,看着月娘一脸的疲惫,在外面乔庄穿的粗布衣上还没有换下来,不禁说道:“去把衣裳换了吧,然后泡个热水澡,好好的睡一觉,有什么事你好跟我说,不能放过这些个人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太子,您也早点儿休息吧。”月娘送走了赵明辰,有些无奈的看着谢白,“你说太子的作风是不是不大好。”

“皇家子弟,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除了皇上谁敢指责。不过皇上有那么多儿女,要是操心的话就不用管国家大事了。”谢白不屑的说道。

月娘噗嗤的乐了,“貌似皇上也不在意吧,毕竟后宫佳丽三千。”

“你倒是起了八卦的心思,难不成是吃醋了?”

“你在胡说什么,再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。”月娘假装愠怒,看的谢白连忙缴械投降。

“我的小祖宗,是我说错了话。”谢白看着她终于不那么冷淡了,反倒是平时正常的摸样,心也放下不少。不然一直担心这月娘,怕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谢白看着她,然后吧嗒一下亲在她的额头上,“答应我,要好好保护自己,不然我会吓死的。”

“傻瓜,我会的。”月娘笑了笑说道。

就这样二人一直守着花兮到天亮。

那边太子看过月娘之后,就再也没什么兴致,反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草草睡下。

然而秦蔹蔓气了一宿。

她还以为太子看过月娘之后还会回去的,没想到压根把她忘记脑后了。

“咳咳,水。”花兮还没睁开眼睛,便忍不住要喝水。

人最为脆弱的时候肯定是要先喝水来补充人体的技能。

月娘连忙给他喂之前就准备好的糖水,然后一点一点的喂他喝,等他喝完之后,又拿起帕子给他擦嘴。花兮喝完之后突然睁开眼睛,“月娘,月娘你没事吧。”好像是才想起来之前的那一幕。

“我没事。”月娘看着他醒了高兴极了。

因为之前大夫说他失血过多,指不定得什么时候醒,两三天也是极有可能的。

“没事就好,我还以为我们回不来了呢。”

“瞎说什么,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“你可别骗我,毕竟他们那么多人,你老实跟我说,咱俩是不是已经死了。”花兮难过的看着月娘说道。

不一会儿,他的视线里出现了谢白,谢白不屑的瞥了一眼,然后离开了。

再然后他的视线里出现了竹茹,“小姐,把碗给我就成。”

“难道大家都死了不成???”花兮大惊。

“死你妹昂,就不能好好的说话,咱们都活的好好的呢。”月娘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爆栗,“赶紧给我好起来,别说这些死不死的话。”

花兮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却发现浑身疼的根本起不来。

“你别乱动,你现在身上受着伤,一乱动会扯开伤口的。”月娘说道,“你是不是饿了,等下竹茹就把饭菜端过来了,我喂你吃饭。”

“这待遇这么好……”要是月娘能一直喂他吃饭的话,他不介意这么一直病下去。

或者一直受伤啥的。

“月娘,我昨天喝多了,但是我知道你被他们带走,我很担心,也很害怕,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就用力的去追他们,好像跟做梦一样,我昨天是不是追到他们然后把你给救了。所以你说我算不算英雄救美?”花兮看着她说道。

月娘闻言,噗嗤一下笑了,“应该不算英雄救美吧,最多……英雄救了狗熊。”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,你怎么能是狗熊呢?”

“我没有说自己是狗熊昂,我再说你是狗熊,然后谢白救了你,所以就是英雄救狗熊。”

……

“你是说最后谢白出现给咱俩救了吗?”花兮问道。

月娘点点头,“是昂,不然咱们两个早死了,肯定尸体都凉了。”

“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?”花兮问道:“如果知道是什么人干的,一定不要原谅他,好好的惩罚他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我要让他生不如死。谁让他害的我们可爱的小花兮受了伤的,吓坏我了。”

花兮满脸的黑线,“我是你师父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我是你师父,我是你师父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忘了。”月娘无语。

“等下我喂你吃晚饭之后,就让竹苓留在这里照顾你,我亲自去审讯那贼人,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好为你报仇。”

“说的好像我死了似的。”

月娘扶额,“没有,你还活着,我要为你报这刀伤之仇。”月娘说完,竹茹就把一碗粥放在她的手里面,里面有补血的一些药膳,然后月娘拿起勺子搅了搅,喂他吃,“有一点烫,慢慢来。”

“那你帮我吹吹。”

月娘有些无奈,不过还是照做,帮他吹吹,这才亲自喂他吃。

这时候门外起了嘈杂声,不一会儿秦蔹蔓推门走了进来,“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。”

“小姐,小姐我没拦住她。”竹苓连忙跑了过来认错。

“没事,你下去吧。”月娘看着秦蔹蔓,不知道她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,有些不解的看着她。

秦蔹蔓把盒子扔到地上,散落一地金银首饰。

“这是太子叫我送来的,答谢你救了秦芜荽的救命之恩,表达一点儿谢意,还请你收下。”秦蔹蔓不屑的说道。

月娘挑了挑眉,“哦?头一次还见到有人这样感谢的,我倒是不解了,这是太子要你这么谢谢我的,还是你自己想要这么谢谢我的?”月娘看着她问道。

“这,感谢之意当然是我们一起的,只不过我这一进来就看到月娘你在喂别的男人吃东西,我受到了惊吓,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举动,也不为过吧?”秦蔹蔓冷笑道。

她的意思就好像是撞见了什么了不得事情,就算是太子问起来,也不会责怪她。

月娘笑了笑,“我在喂我的救命之恩吃东西,在喂我的朋友吃东西,在喂我的师傅吃东西,我的未婚夫都没说什么,你是哪里来的惊吓?”月娘只是觉得她好笑而已。

秦蔹蔓点了点头,“这么说要不是他的话,昨个该死的是你了吧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月娘瞳孔一缩,冷冷的看着她。

“你不必这么看着我,太子昨个在我房里急匆匆的来看你,就知道是你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秦蔹蔓提到这个就生气,这个月娘活活的坏了她和太子的好事。

闻言,月娘笑了笑,“那看来在太子的心底里面,我要比你秦蔹蔓重要一些喽。”

“我可是太子妃,你是什么,还比我重要,你在痴人说梦吧。”秦蔹蔓气的不轻,但是面上依旧没有表现上来什么。

月娘点点头,“确实,我毕竟不是太子的什么人,要说重要还是你比较重要。只不过为何太子要没日没夜流连在你的妹妹那里,而不是在你太子妃那里,这倒是叫人好奇的很呢。”

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秦蔹蔓的脸色不大好,红一阵白一阵的,像是被人说道了痛楚一般。

“这自然与我无关,我只是觉着你既然有时间来我这里找不痛快,还不如去解决你自己的事情,别到时候太子妃的头衔都保不住了。毕竟这个头衔很容易易主的。”

没错,像是这种太子妃,还是皇后的后冠,向来如此。

秦蔹蔓气的不轻,握紧了拳头,转身离开。

原本想着来找月娘不痛快的,却没想到她把自己气的不成样子。

越想越气,只好去了秦芜荽那里。

到她那里不管怎样还能发泄发泄。

而且昨个太子没有留在自己那里,那肯定又在秦芜荽那里了。

她就不信怎么都赶不上一个庶女,月娘她对付不了,庶女怎么就还对付不了。

“姐姐,这么早您就来了。”秦芜荽面上笑着,但是心里却烦的不要不要的。刚刚喝过药,把药碗递给身边的丫鬟,然后招待她坐。

秦蔹蔓皱了皱眉,这房间里一股子中药味道,难闻的很。

“太子昨个没有睡在你这里吗?”

“姐姐说笑了,太子昨个不是和姐姐一起离开的吗?”秦芜荽看着她,难道昨个太子并没有在她那里睡?

如此,那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了。

“哦,没什么。”秦蔹蔓不想再她面前掉份儿,便转移了话题。

可是秦芜荽像是很关心似的问道:“姐姐脸色怎么这么不好,难道是跟太子吵架闹别扭了不成?”秦芜荽担忧的问道。

“不是,没有。我刚刚从月娘那里回来,那个贱人,就会惹我生气。”秦蔹蔓怒生生的说道。

秦芜荽笑了笑道:”姐姐不必与她动气,你也不是不知道她,从小就在外面流放,野惯了,和姐姐这样从小在秦家长大的嫡女自然是不同。姐姐与她计较岂不是降低了身价不是?”

“还是你说话中听一些。”

秦芜荽一直跟在她的身边,自然知道她爱听哪些话,不爱听哪些话。

如果想让她不找自己麻烦,也有办法,那就是转移,麻烦。

但是现在她和月娘临时站在了一条线上,自然不会是往她的身上惹。

看着她的火气消了不少,秦芜荽笑着问她,“姐姐有没有用过膳了?”

“已经没有胃口吃了,你好好歇着吧,我要回去了。”原本她是想要来这里发泄一下的,但是让她三言两语的吧自己的脾气闹没了,也就不想再计较了,回去还得想想办法,不能让自己这么被动。

主要还得想办法抓住太子的心才是。

原以为太子会在这里呢,没想到太子也没有在这里。

这儿还满屋子的药的味道,自然是一刻也不想多呆。

“妹妹你好生休息,等你好一些的时候,咱们也该差不多回京了。如果你这样一直病着,身体吃不消,到时候可要受苦头呢。”秦蔹蔓说完,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着她笑了笑,笑的更加温柔了。

秦芜荽点点头,“谢谢姐姐关怀,妹妹会照顾好自己的身子的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秦蔹蔓说了声,然后转身要走,恰好太子进了院子。她立马改变了注意,转身对秦芜荽说道:“你听姐姐的准没错,反正这些日子就照顾好自己,你需要什么,缺什么少什么,就跟姐姐说,姐姐肯定会满足你的。咱俩自小一起长大,你是我的亲妹妹,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,虽然姐姐平时的脾气有些大,但是也是真的疼你的。等回到京城以后,我们还能一起进入太子府,其实姐姐心理是很高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