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456私人影院

皇甫御淡然的瞄了眼脖子上的刀,在众人吓得变了脸色的时候,他却温文尔雅笑了,扬起性感完美的唇角,不愠不火地催促:“第二次心狠手辣了,不错不错!这一次,麻烦对准些,动作干净利落些,别像第一次那样失手了,否则苏静雅……你一会儿会觉得下地狱都是一种解脱!”

看着皇甫御俊美脸庞上,那一丝儒雅中蕴藏着太多仇恨的笑意,苏静雅好像一下被他戳中了软肋,握着剔骨刀的手,猛然抖了抖,最后无力的放下手,手中的刀,“哐当”一声掉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言睍莼璩

苏静雅怔怔的望着他,神情木讷呆滞,红肿的大眼,泪水快速蓄积,她良久像自言自语,又像对皇甫御讲:“那一天,你以为只有你受伤么,只有你一个人痛,一个人流血么?”

那一天,她比他痛,她比他更受伤,她比他流的血更多。

皇甫御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笑意的望着他,明明在笑,神情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滟。

苏静雅全身无力的快要站不稳,头晕眼花的,她咬着嘴唇,泪眼朦胧的迎上皇甫御冰冷的眸子,她哽咽不清的说:“……有时候,我真的恨不得五年前的那一枪,真的打准了。如果那样的话,一切都结束了,难道不是么!”

倘若那一天,他真的死了,她一定会随他而去。

在另外一个世界,或许没有仇恨,没有恩怨,他们一定会好好相爱的笋。

“的确应该再打准一些!”皇甫御讥讽挖苦道,笑意加深。

苏静雅痛哭零涕,弯下腰,缓缓蹲下身,她握住他放在膝上的手,拉起贴在自己布满泪痕的脸颊上,她安静乖巧的伏在他的腿上,闭上眼睛,用只能他们两人听见的声音,轻缓呢喃:“欢欢,你说,在你爸妈的那个世界上,我们能不能好好相爱啊?我们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?欢欢……我三十了,乐乐……三十岁了。你到底……还要我等你多少年?!十年,二十年?!还是要我再等下一个三十年?!没关系,只要你说得出,我一定就会等下去,只要我能活那么长,哪怕八十岁,我也会继续等待下去……”

“……”皇甫御听了,扬了扬眉峰,点头称赞,“果然,说的比唱的好听。苏静雅,不就是不想签让渡书么?!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么?!”

皇甫御用蛮力抽回自己的手,掌心早已被她的泪水打湿,他低头看了看,最后伸出手,在她衣服上擦干净后,最后一脸平静的望着她,“看在你演出这么卖力的基础让,再让你想一周?!一周之后,我只要结果!!”

粉色公主房间里的可爱女孩

话毕,他倏然从黑皮椅上站起身,双手插在裤兜里,转身就要往里面走。

“让我见见亿念,好不好?!我真的很想他!!”苏静雅恳求道。

皇甫御的步子,微微一顿,别过脸颊,用旁光斜睨着她:“苏静雅,你现在还有资格求我让你见见儿子,可是这五年的我呢?!我连知都不知道。你就不要再做梦了。儿子,我是一定不会再让你再看一眼,哪怕是一秒钟。你不配当她的母亲。”

“可是,亿念也需要母亲照顾。皇甫御,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个人恩怨,而伤害亿念。”东方炎的脸色早已经黑沉下来,他咬牙切齿地说。

皇甫御冷冷一笑,闷哼道:“的确,我儿子的确需要母亲的关爱。不过你们放心,我相信白馨,一定会照顾好他,绝对不会亏待他。”

话毕,皇甫御扔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往里走。

苏静雅听了这席话,早已面如死灰。

白馨不会亏待他?!

皇甫御要给亿念找后妈?!

哪里行。

恶毒的都是后妈,难道不是吗?!万一白馨伤害她儿子,怎么办?!

苏静雅哭着想要扑上前,而东方炎早已勃然大怒,阴沉着眸子冲上前,就要跟皇甫御两人大干一架。

郑君南愁得痛苦不堪,紧了紧手里笨重的金属枪,他用力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,吼声震天的呐喊:“皇甫御,刚才我们谈判的还算数吗?!如果我愿意用自己的死,去换取我女儿的幸福,你愿意把她重新接回皇城,和我外孙一起生活吗?!”

皇甫御闻言,缓慢转过身,望着一脸决绝的郑君南。

“爸……爸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啊?!赶快把枪放下。”看到郑君南手中的枪后,苏静雅惊恐万分的说道,飞奔去追皇甫御的脚步一转,她拔腿就往回跑,想夺下郑君南手中的枪。

然,皇甫御不温不火、不急不慢,神情很是悠闲,他一把抓住距离他一米远的女人,笑道:“这个我可以考虑。郑先生,赶快行动吧。你死了,正好,我会大发慈悲给你买一口进口的棺材。不管怎样,我儿子也叫你一声外公呢。”

一听皇甫御的话,苏静雅立即怒了,她愤愤扭头,看着将她钳制住的男人,她尖叫着大哭大喊,发疯一般捶打着圈在她腰际、如同钢条般的手:“皇甫御,你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可是,无论她如何掐,皇甫御都无动于衷。

很明显,皇甫御是个忍耐力极强的男人。

“小雅……”郑君南的喉咙里,哽咽出两个音符。他不舍和留恋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“小雅,爸爸对不起你……是爸爸是个罪人……让你从小过得这么辛苦和不快乐。爸爸不能为你做什么……在去见你母亲前,唯一能做的是,让你今后快乐和幸福。以后好好跟御生活,你们要好好在一起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”苏静雅不停摇头,泪流满脸,用尽全力想上前,可就是扯不开皇甫御的禁锢,她嚎叫得声音嘶哑,“爸爸……求你,不要这样。不要抛弃我,好不好……我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……,你没有对不起我,你对我很好,你很爱你。爸爸,不要不要!!”

“小雅,爸爸死后,别恨御,毕竟……是爸爸不对在先。你要把爸爸的骨灰和你妈妈得搅和在一起,这样……我和你妈妈就能生生世世,再也不分离了!你和亿念,一定要开心快乐,这样,爸爸的死,才会有意义!”此刻,郑君南的神情和语言都很平静,看不出丝毫恐惧和波澜,相反,还有一丝解脱的幸福。“爸!!!不要,你别死!!!我不要又变成孤儿啊,我不要变成孤儿……”苏静雅的眼泪,如断线的珠子一般,急速滚落,“爸,如果你死了,我跟欢欢彻底的完了,我不会原谅他,死也不会!!爸,求你,求你可怜可怜我当了二十五年的孤儿,不要啊……”

看着自己的父亲,嘴角露出一个沧桑的笑,苏静雅扭头对皇甫御说:“我签字,我不要亿念了,我只要我爸爸,我签字,放开我!!!我不要亿念了……”

皇甫御在听了苏静雅的这番话后,幽深的黑眸变得愈发的阴郁,他抿紧薄唇盯着郑君南,声音陡然降低N度:“郑君南,你还在磨蹭什么?!难道,想要加点配菜?!要偿命,麻烦动作麻利点,别支支吾吾的让我觉得你不是个男人!!”

“……”高雄在旁边,一直沉默的看着,见苏静雅哭得快要崩溃了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虽然打从跟了皇甫御,便被他进行了各种死亡训练,心脏早已不懂什么叫“怜悯”与“同情”,有的是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”,可是……看见苏静雅,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舔了舔唇边,他鼓足勇气上前:“大少,时间差不多了,你看……苏小姐……毕竟她是小少爷的母亲……”

“闭嘴!!”皇甫御咬牙切齿的怒呵,“谁教你同情了?!你同情别人,但是谁又回来同情你?!我同情他们,可是……谁又为我皇甫御丧父丧母悲惨的童年买单?!二十多年的噩梦,换成你们谁,谁能爽快的说释怀就释怀?!她苏静雅接受不了自己的父亲死在自己的面前,那我呢?!我十岁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惨死在自己的面前!”

二十多年的仇恨,一下堆积起来,濒临爆发的边缘。

而皇甫御的话,无意,如一根针,深深的***在场所有人的心脏。

诡异的安静。

安静到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、心跳声……甚至于……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……

苏静雅一点点瘫软了,跪在皇甫御的脚边:“欢欢,我签字,你放过我爸爸吧,我代替他去死。”

皇甫御童年的痛,一直纠缠住他的噩梦,苏静雅比谁都清楚,比谁都懂。

她知道……总需要一个人的鲜血,才能彻底洗涤抹去他的恨。

一边是她的亲人,一边是她最深爱的男人,她真的很为难。唯一能两全的办法是:她去死。

更何况,她已经失去儿子了,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。

皇甫御冷冷的看着给自己下跪的女人,淡淡的冷笑,丝毫不买单:“你已经给我跪过一次了,现在还要磕头吗?!我对这招,已经产生免疫了!”

苏静雅闻言,紧拽他衣角的手,突然松开。

她默默的流泪。

时间在背上中,一秒一秒的流逝。

“赶快动手吧。”皇甫御有些不耐烦的催促。

谁知,话音落下,有个稚嫩的声音,突然响起:“我觉得,应该由我去死!”

苏静雅闻言,全身的血液陡然停住,她猛然扭头看向大铁门内,被金木水火四个人团团围住的皇甫亿念,她眼睛一点点瞪大,最后哭着就要跑上前去抱她想得快要死的儿子。

皇甫御见了,愤怒咆哮:“谁让你们把他带出来的?!”

“……”金木水火,纷纷表示委屈,指了指被皇甫亿念折腾得面目全非双手。这臭小子,竟然骗他们集体把手,黏在桌面上,他逃跑的时候,他们简直不要命的直接用蛮力撤掉强力胶追来。

皮都刮掉了一层。

“大雅!!”皇甫亿念看到自己的妈咪哭得眼睛高高肿了起来,气愤狠毒的剜了皇甫御一眼,就要朝苏静雅飞奔而去。

而皇甫御玄寒着眸子,咬牙切齿地命令:“你们一大群废物,还不赶快把小少爷,给我带进去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