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下载ios介绍

第二天,到了颜氏公司,设计部内所有同事都在议论。

“嗨,你们听说了吗?公司南郊那块地要盖一个综合性大楼盘。”同事A神秘兮兮的凑到人堆里说道。

“是吗?消息确定吗?”

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他的脸上。

“当然确定了,我有内线,你们还不知道吗?”他得意的扬了下头,舅舅在中层工作,什么消息都比别人来的更快些。

“那公司准备让哪个设计部上?”同事B问道。

众人互相交换着眼神,谁都知道,这是颜氏历年来最重要的项目,哪个设计部能接手这个项目,那奖金、年终奖可是大把大把的拿啊。

A眨了眨眼睛,顿住不语。

其他同事都着急的看着他,“行了,快说吧,别卖关子了。”

A嘿嘿笑了两声,“这才是个新鲜事呢。公司准备在内部举行一个比赛,所有设计师多可以参加,谁赢了谁就能做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,相应的,这个设计师所在的设计部就会负责这个项目。”

我靠!

众人面面相觑,这真是个爆炸性新闻啊,公司可从来没这么玩过。

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

“你们猜,谁能赢得这场比赛啊?”

同事C眼神飘向了对面的两个部门,“那哪说得准啊,设计1部的孙正楠和设计2部的郑东宇可都是最强有力的争夺者。”尴尬的干咳两声,“咱们设计3部嘛,可是实力最弱的,看来啊,只能看1部跟2部竞争这块大肥肉了。”

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他说的都是事实,其他同事无奈的点了点头,谁让设计3部是最后开设的,招进来的都是些经验有限的新人呢,哪像设计1部和2部,经历了颜氏的巅峰时期,t市很多地标性楼盘都是他们主刀打造的。

同事们叹着气各自散了,既然没有希望,那还是乖乖的做自己手底下的工作吧。

Lynn坐在自己的格子间里,垂着头,认真的看着颜氏之前各个项目的设计图纸,但同事们说的话,却一字不漏落入了他的耳朵。

这个消息和慕容馨昨天告诉自己的一样,但似乎……她的消息更加准确详细。

同事C说的孙正楠和郑东宇自己都知道,两个人都是t市最著名的建筑设计师。

孙正楠的设计偏向实用,他设计出的楼盘布局合理,面积能得到最大化的使用。

郑东宇则偏向楼房外观和小区整体风格,经他设计的楼盘自带贵族气质,就连在小区里走走都是享受。

孙正楠设计的楼盘更适合中老年人居住,而郑东宇设计的楼盘深得年轻人的喜爱,两个人的设计风格各有特点,适合于颜氏开发的不同项目。

这些天,自己没少研究他们的设计图纸,自以为将两人的风格融合在一起再做一些升华性的处理,才是最完美的设计方案。

慕容馨背着双肩包,蹦蹦跳跳的走进设计3部,一路向大家微笑问好,作为这个部门唯一的女性,她可是相当受欢迎。

何况,她长相可爱,性格纯真,所有的同事都把她当妹妹一样喜爱。

走到自己的格子间,她放下包,把一个纸袋放在lynn的桌上,“lynn哥哥,吃早餐吧。”

“谢谢,馨馨。”

他打开纸袋,里面是一个三明治和一罐牛奶。

这是慕容馨的专属厨师一早做的金枪鱼三明治,她一早嘱咐厨师,只能做普通平常的早餐,还要伪装成像是在外面买的一样。厨师虽然不明原因,还是乖乖照做。

就像这份三明治,虽然看起来很普通,和超市里卖的没什么不同,但这用料讲究,金枪鱼是特级的,面包是清晨新出炉的,蔬菜是有机的,就连沙拉酱都是厨师亲自做的,味道与外面买的截然不同。

Lynn咬了一口三明治,假装不经意的问道:“馨馨,你昨天跟我说的消息是听谁说的?”

同事A都是今早才得到的消息,而且没有她昨天告诉自己的那样具体,她一个刚到公司的小姑娘,消息怎么会如此灵通?

跪在办公椅上,她眨了眨大眼睛,“王经理的老婆告诉我的。”

“王经理的老婆?”

馨馨怎么会认识她的?实在是奇怪……

她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有一次中午,我去拿外卖,碰到她来给王经理送饭,就这样加了个微信,她是全职太太,平时在家可无聊了,她说有了我,她的生活有意思多了,对了,我们周末还一起出去喝过下午茶呢。”

Lynn佩服的看着她,这小丫头,真是自带亲和体,比自己更厉害,她可是男女通吃,老少咸宜。

“这样啊,”他扬了扬手中的三明治,“很好吃,谢谢你。”

旁边格子的李鑫探过头来,一脸羡慕的看着他手中的三明治,“馨馨,你这可是偏心啊,咱们设计部这么多人,你就只给林恩一个人带早餐。”

慕容馨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那是当然,他现在要好好补充营养,好准备即将来到的比赛啊。”

李鑫正端着杯子喝水,听到她的话,差点没喷出来,被呛得连着咳嗽了好几声,面红耳赤的说道:“我去……就他?我刚才可问了,咱们设计三部没一个想报名参加比赛的,既然早就知道技不如人,干嘛还出去丢人,给人家当活生生的背景墙啊?”

心里的话,他可是没往外说,部里多少博士、研究生的都不敢报名,这个林恩不过是个高中生,刚刚被建筑学院录取而已,就敢趟这趟浑水?

Lynn唇角一扬,一个霸气的弧度展现在嘴边,“我可不是去当背景墙的,我是奔着主角去的。”

李鑫丢给他一记嗤笑的眼神,真行啊,这么多前辈都不敢上去丢人,这个林恩,是想上去让人家设计一部和二部吊打吗?

哇~lynn哥哥太帅了吧……这股男人的自信,简直迷死人了。

慕容馨微微张着唇,顿时化身小迷妹,“加油,这段时间,我会全力配合,加强你的营养。”

投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,他问道:“比赛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1个月后。”

Lynn点点头,一个月时间,足够了,咬了一口三明治,低头,继续用功。

慕容馨坐回到椅子上,拿起桌上的牛奶,插好吸管,悠然的吸了一口。

自己早就跟颜育良谈好条件,这个楼盘项目的设计师由自己来出。

之所以要求公司设置这个比赛,一来,空降设计师未免落人口实,何况,整个设计部都知道lynn没有学历没有经验,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他,但他赢得了这场比赛,就没人会胡言乱语了。

二来,虽说颜育良同意自己找设计师,但如果自己启用了lynn这个新人,他肯定也会有诸多的不放心,拿比赛结果说话,是最有利的证明。

三来,lynn这么好强,如果说指定他当设计师,他一定不会接受,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比赛,就会欣然接受总设计师的位置。

四来,自己对他相当有信心,这是一场没有黑幕的比赛,全凭实力,她相信,她的lynn哥哥必胜无疑。

三天后,amour的新广告片在各大卫视投放,海报张贴在各大商场最显眼的位置,市中心的大屏幕上,24小时循环不间断的播放着广告片。

一时之间,t市所有人都知道了贺少和贺太太为amour代言的事。

这天早晨,林洛然刚到办公室,就看到同事们聚集在一起,表情兴奋。

“哎,你们看到贺少和贺太太拍的广告片了吗?”同事A问道。

“靠,那能没看到吗?打开电视,无论转到哪个台,都会播放。”同事B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。

同事C拿出手机,屏幕里正放着广告片,“我都下载下来了呢,太好看了,真没想到,贺少的舞技这么超群,真是又刷新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。”

“贺太太跳的也很好看啊。”旁边一个男同事插嘴。

B认同的点了点头,“没错,而且她这身连衣裙也太漂亮了吧!”

“我看啊,还是她脸上带着的拿过水晶面具更漂亮。”C指着手机屏幕。

正说着,同事D一路小跑着进来,兴奋的冲到人堆里,转了好几个圈,“快看看,好看吗好看吗?”

C眼尖的发现了她长发上的发饰,激动的跺着脚,尖叫出声,“哇塞!贺太太同款的amour水晶头饰!你怎么抢到的!我昨天去排队,专卖店前人山人海的,排了两小时没排到,店员说售罄了,下一批要过几天才来。”

D得意洋洋的拨弄了下长发,“我表妹是amour的售货员,她说啊,店里的同事都有不少亲戚朋友求她们帮忙代买,光是内部就去了一半的货,你们排队能买到才怪了。”

A摆弄了下她头上的发饰,“真的很漂亮唉,多少钱买的呀?”

“三千。”

“三千?!就这么一个小发卡,也太贵了吧。”B一脸惊恐。

D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这还贵,这可是贺太太同款,而且发卡上有amour的标,你知道吗?amour最便宜的首饰还要几万块呢,别说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发卡,就算是花三千光买个amour的标也很划算了。而且……”

D从包里取出一张折叠的海报,眉开眼笑的展示在众人面前,“还附送一张贺少和贺太太的海报呢,看,他们额头靠在一起,鼻尖贴着鼻尖,多甜蜜呀!”

目光落在那张海报上,她说的没错,照片中的自己和贺天翊的确看上去很恩爱的样子……

林洛然拿着纸巾和手机走出办公室,假装去卫生间,真是尴尬的要死,脸都通红了,她真的怕自己再呆下去,表情会出卖了自己。

刚走到卫生间门口,手机就响了起来,是张希希的电话,她闪到卫生间旁边的楼梯间,按下通话键。

“喂,姐,你在忙吗?”

张希希的声音听起来状态还不错,最近应该休养的挺好。

“不忙,希希你说,有什么事?”

“姐,我看到你和姐夫拍的广告了,很漂亮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幸好只有家人和闺蜜知道自己是贺太太的事,否则广告一播出,怕是接电话都会接到手软。

“姐,你和姐夫的婚礼是哪天呢?”

“这个月18号,到时候你和舅舅、舅妈还有建斌一起过来参加婚礼。”

张希希的声音有些犹豫,“不好吧,参加婚礼的都是豪门富商,我们去不合适,别给你丢脸,姐,我们就在家祝你幸福。”

洛然蹙着眉,“希希,不许你这么说,你们是我的家人,怎么会给我丢脸。”

“好了,姐我说错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

“希希啊,你最近身体怎么样?闹口厉害吗?”她关心的问道。

“我挺好的,建斌把我照顾的很好,那个……就是……”张希希犹豫的顿住。

“怎么了希希?”

“我总觉得建斌他跟以前不一样了,以前我们很少说话,他一回家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玩手机,现在他每天都跟我聊天,说很多以前没说过的话。以前他从来不做家务,现在做饭洗衣服收拾卫生他全包了,每天还陪我散步。”

洛然松了一口气,“这不是挺好的嘛。”

她怔怔的望着天花板,“是挺好的,就是太好了,才觉得怪怪的,他怎么会突然间变了一个人。”

并不是突然间,而是周倩倩的事,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,他才会意识到家庭的重要,才会对希希这么好。

等到有一天她真的知道了真相,他想凭借着在孕期对她的好,才取得她的原谅。

林洛然并不会撒谎,她停了几秒,镇定了下自己的情绪,“你怀孕了,他这个当老公的对你好些,不是很正常的吗,难道你不希望这样吗?”

她苦笑一声,语气落寞,“当然希望,但希望了太久,他从来都没变过,所以他突然的改变,只能让我觉得慌乱。总觉得他不仅仅是因为怀孕才对我这么好的,我刚怀孕的时候,他也跟以前一样对我冷冷淡淡的。好像是……他从不上班开始,才突然对我好起来。”

洛然抿着唇,女人的直觉果然很厉害,哪怕是希希这种大线条的女人。

无论如何,她现在怀着身孕,王建斌出轨、被开除的事一定要瞒着他。

“你别多想了希希,建斌他肯定是因为不上班了,轻松了,所以才有时间有精力对你好,以前他工作也挺辛苦的,回家就只想休息,也不是忽略你,只是太累了。”想尽一切说辞安抚她。

她点了头,“姐,也许真的像你说的那样。”

“建斌呢?他没在家?”

“他去买菜了,对了姐,之前不是姐夫跟领导打过招呼,才允许他带薪休假,可不可以再让姐夫跟单位说一下,让他回去上班?”

“你不想让他在家陪你吗?”洛然急急的发问。

“我没事,自己什么都能做,而且爸妈每天都来看我,他在家待着,我挺不自在的,而且,我也不习惯他现在这样。”

洛然轻轻的叹了口气,一个男人一直对老婆不冷不热,等到他想好好对待老婆的时候,她却不习惯了。

真是莫大的讽刺……

可是王建斌是被单位开除的,再回去上班是不可能了,背着被公务员系统开除的档案,只怕别的工作他也很难找到了。

“希希啊,还是让他在家陪你吧,你怀孕了,多一个人照顾你总是好的。”

“不然这样也行,让他出去再打一份工,反正单位的工资也照给,孩子要出生了,花费大,多一份收入也是好的。”

林洛然愣怔了一下,就这么不愿意让他在家待着吗……

“好吧,你再和建斌商量商量。”

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……

“嗯姐,不耽误你上班了,我挂了,拜拜。”

“好,养好身体,过几天我去看你。”

挂上电话,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这样瞒着她,浑身上下都不舒服。

但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?她身体那么弱,不能受刺激。只能拖到她安全生下孩子以后再说了。

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,她都心不在焉,脑子里想着希希的事,王建斌每天在家陪着她,她都能察觉出不对劲来,真不知道,这件事到底能不能瞒到她生产以后。

下班后,林洛然拎着包,垂着头,走在便道上,想的太过入神,根本没注意到她身前那个高大的身影,即将撞上之时,男人迅速闪身,将她环在怀里,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。

“天翊……”她下意识唤出声。

男人嘴角勾着一抹醉人的笑意,“走吧,我带你去试婚纱。”